慧然 / 藥方 / 臨證心悟|四物湯小議

分享

   

臨證心悟|四物湯小議

2019-09-16  慧然
四物湯小議
四物湯自問世以來,歷代醫家廣為靈活應用,至今不衰,尤其運用於婦人之病最為廣泛,故稱譽為“婦科聖方”。
四物湯世人一向認為,出自於宋《太平惠民合劑局方》,如不少方劑書籍及大中專教科書《方劑學》等均是如此記載,這是不確切的。據文獻記載:四物湯應為唐.藺道人首創。其著作《仙授理傷續斷祕方》中記載:“凡傷重腸內有淤血者用此。白芍藥、川當歸、熟地黃、川芎等分,每服3錢,水一盞半,煎至7分,空心熱服。”據此所知,四物湯為藺道人首創用於治療傷科疾病。而在宋代《太平惠民合劑局方》中,才被運用治療婦人之疾患。書中記載:“四物湯,調和營衞,滋陰氣血,治衝任虛損,月水不調,臍腹癘痛,崩中漏下,血瘀塊硬……。”並在《婦人大全良方》中被列為通用方,而後世不少醫家,對四物湯在臨牀應用均有新的見解,闡述和發揮。如《衞生家寶產科備要·產後方》記載:“四物湯治婦人女子月事或多或少,……凡婦人之疾,無不主治本方。”朱丹溪雲:“四物皆因,行天地閉塞之令,非長養萬物者也。”張璐也雲:“四物湯為陰血受病人之專劑,非調補真陰之的方。”《成方便讀·補養之劑》也謂:“一切補血之方,又當從此四物而化也。……此方乃調理一切血證是其所長”。柯韻伯也認為:“四物湯非心經生血之主方,乃肝經調血之專劑。”
四物湯的藥物組成,正如古人所謂:“當歸甘温入心脾,能養營和血,為血中之氣藥,能通血滯,補血虛,生血為君,生地甘寒入心腎,滋血養陰為臣,芍藥甘寒入肝脾,斂陰為佐;川芎辛温,入手足厥陰,潤肝燥而補肝陰,升清陽而開諸鬱,通上下而行血中之氣為使也。”其組方原則為有陰有陽,動中有靜,動靜相合。補血而不滯血,行血而不破血,補中有散,散中有收,幫有補血,活血,止血之效。凡屬血虛所致月經不調,痛經閉經,崩漏等婦科疾患,以及血虛所引起頭昏,心悸,面色無華,目眩耳鳴,肢體麻木等,均能以四物湯按證施治,隨證化載,靈活變通,諸病自除。
現代醫學經過藥理研究,認為四物湯具有直接刺激肢體增加血液有形成分;抗血小板聚集,增加血細胞的活力;提高機體免疫功能,增加抗病能力等作用。本着“異病同治”的原則,結合現代醫學的診斷,臨牀上對於循環,血液等系統的某些疾患,均能用四物湯為基本方,隨證化載治療。如:貧血可加黃芪,黨蔘,何首烏等;血小板減少可加連翹,何首烏,旱蓮草,大棗等;高血壓病可加鈎藤,石決明,菊花,地龍等;動脈硬化症可加山楂,澤瀉,桃仁等;冠心病可加葛根,丹蔘,赤芍等;先兆流產或習慣性流產可加桑寄生,白朮,杜仲,續斷等。
四物湯雖未“婦科聖方”,然而“血隨氣行,氣為血帥。”因此,對四物湯的運用,除了血為用外,還應注意氣機調達。如,張璐曾指出:“四物湯不得補氣藥,不能成陽生陰長之功。誠哉言也!”李東恆也曾雲:“血不自生,須得生陽氣之藥,血自旺矣。”“血虛以人蔘補之,陽旺則能生陰血。”近代醫家施今墨也認為“月經諸病雖是血證,然不能單純治血,亦必須治氣。”因此,在臨牀上應用四物湯的同時,宜常加入理氣健脾之品,以增加脾胃的生化功能,而達到補而不滯。即是脾胃運化功能正常的血虛患者,也應注意健脾助運。若是兼有脾胃虛弱的患者,則更應慎用,宜先調理脾胃,以免出現“虛不受補”。
如1990年春曾治一血小板減少患者李某,女,26歲。診見頭暈乏力,心悸氣短,牙齦常出血,雙下肢有數個大小不一的紫斑,月經過多,食慾不振,便溏,舌質淡,脈濡緩。查血:血紅蛋白85g/L。此為血虛所致,白芍,熟地,大棗各15g,川芎10g,連續服用10劑,收效不顯,反而出現腹脹不適,此乃“虛不受補”。據“填補必先理氣”,用上方加黃芪20g健脾益氣,陳皮,木香各10g和胃理氣。以此方略加減服用30餘劑,諸症痊癒。複查血常規各項指標正常。此乃氣血同用,使脾健陽復,氣血生化有源,故諸症悉除。

劉立華,重慶市名中醫,重慶市名老中醫傳承工作室指導老師,重慶市級第二批師帶徒指導老師,萬州區中醫院主任中醫師,現兼任中華中醫藥學會兒科專委會委員、中華中醫藥學會亞健康專委會委員、重慶市中醫藥學會理事、重慶市中醫藥學會內科專委會副主任。發表學術論文70餘篇,主編學術專著四部,組織、主持科研項目10餘項。

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户發佈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繫方式、誘導購買等信息,謹防詐騙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一鍵舉報。

    來自: 慧然 > 《藥方》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